分卷阅读15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的**,引诱到:“**!想不想被哥哥舔一舔前面?”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估计等到2800,大家今晚是看不到文了,大家加我q哦,和各位姐姐聊天感觉心情很好!

    淫荡一家人(父子兄弟**二更)

    闾宁早已被父亲干的晕头转向,被哥哥这麽一问,便毫无羞耻的**起来:“啊~啊~想~啊~想要~哥哥~哥哥~快舔~啊~啊~”

    後面的哥哥还没有行动,前面的爸爸早已怒了,每一次都使劲得研磨著**内凸起的一点,惹得闾宁一阵阵的娇喘,语不成句道:“啊~啊~不~那里~啊~那里啊~”

    “呵呵!这里吗?”说完挺动著下身,将**又往**里插了插,研磨著那凸起的花心,那有技巧的戳弄,直爽的闾宁受不了的瘫在父亲的肩头有气无力的哼哼唧唧:“要~要流水了~呜呜~啊~恩啊~啊~啊~啊~啊~**被大**插坏了~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闾亦楠见小儿子臣服在自己的大**之下,得意的朝著三儿子挑了一下眉,然後将大**抽出,带出些许浑浊的精液,然後在快要抽离穴口的时候,再度朝著那一点狠狠的干去!

    “啊~好棒~好棒~啊~啊~啊~要被爸爸日死了~呜呜~把花心日烂了~呜呜~戳破了啊~啊~要去了~啊~啊~”父亲的大**实在是威武难挡,那一下狠狠的操弄,直操的闾宁丢盔卸甲,搂著父亲的脖颈一阵抽搐,**更是不胜快感的急剧收缩,酸爽的往外吐出晶莹的骚水!可这时候,穴里的**还没有半点疲软的迹象,仍然一下一下用力的干著儿子的**!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爸爸~啊~啊~要死了~啊~要被爸爸日死了~啊~啊~呜呜~啊~”

    闾宁哪管儿子的哭喊求饶,**对著**里面的软肉马力全开,摆动著下体,还不时朝著三儿子得意的笑著。

    闾佳被父亲那暗自得意的样子气到不行,脸色一阵白一阵黑,他是知道了小弟的**是能如何让人欲生欲死,逼仄的小骚逼又窄又富有弹性,从刚刚插进去到最後射在里面,**都似有特异功能似的,将对方的大**一个劲的往自己的穴里吸,想著,下面的**也硬的快不行了,想马上就体会一下那温热的穴壁,想著,便兀自低下头去,张嘴含住了那被父亲操的不住往外流骚水的**。

    **的内壁被父亲的大**使劲的**,左左右右的用那雄壮的**研磨,外面的大**又突然被哥哥含在嘴里,闾宁被爽的差一点晕了过去,仅仅几分锺之内,**里又一股股的往外留著**,恰好被哥哥吸到嘴里,还被坏心的哥哥故意啧啧有声的舔出声来。

    闾佳像是故意刺激对方似的,嘴手并用,前面用嘴舔弄著弟弟的**,不时的将舌头伸进**里,学著父亲**的样子操著那黏黏的骚逼,大手则爬上了後面的,揉捏著对方的臀瓣,待时机成熟,中指一下子伸进了黏糊的屁眼中!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”前面的大**很後面的手指仅仅隔著一层薄薄的肉层分别干著自己前後两个骚洞,前面那敏感的大**又被哥哥用舌头舔弄,闾宁再是身经百战,饶是也受不了这种刺激,**著夹紧了自己的**,只是他这一夹不要紧,在前穴里正爽闾亦楠一个没控制住便将滚烫的精液洒在儿子的**中!精液如同铸练的精油一般,浓醇氽烫的浇灌在那薄薄的肉层上,闾宁这次更是没有忍住,也泄了出来,夹杂著父亲的精液流了出来!

    闾佳见自己达到目的,便也不去在舔弄弟弟的**,抬起头挑衅的看著父亲,後面的手指却依旧**著弟弟的屁眼!

    闾亦楠根本就不去理会三儿子那幼稚的行为,粗长的**依然停留在儿子的**里,慢慢的体会著那知名快感的余韵,摸著儿子那光滑的脊背,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操的你爽吗?**有没有被干的疼了?”

    闾宁靠在父亲的肩头微微的喘息,被父亲这麽一问,哪还顾得上插在自己後面的手指,不好意思的回答:“疼~也~也有点爽~”

    闾亦楠挖弄著儿子前面那凸起的**,不怀好意的说:“难道仅仅是有一点爽?我看你是挺爽呀!刚才还**著要爸爸的大**日到花心呢!”闾亦楠故意说著淫言浪语羞辱刺激著儿子,果然,感觉**又湿了!

    闾亦楠心情大好,在闾宁**里的**又开始蠢蠢欲动了:“**!爸爸真想干死你!把你干死在爸爸的**底下!”然後又朝著脸色黑紫的闾佳说:“佳佳,你弟弟前面的**实在是个宝贝,让爸爸再干一炮!把这**干松了再给你!”然後拉扯著儿子的的**往前拉到闾佳面前:“你先玩著婊子的**!待爸爸再干一场,就把这**给你!”说著又是一通狠狠的操弄!

    淫荡一家人(父子兄弟**三更)

    闾宁虽然不爽,奈何面前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自己也不敢违拗,只得这满肚子的怨气都洒在闾宁身上,扯著弟弟的奶头泄愤似的左右拉扯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奶头均被哥哥攥在手里,毫无怜惜的对待恰好,隐隐的疼痛之中又带著难以言喻的瘙痒,只想被更加剧烈的扯弄,当然,闾佳确实也没有手下留情,手上使劲的同时,张嘴便将弟弟的**含在了嘴里!

    闾亦楠已经泄了一下,第二次更是更加神勇,在儿子的**中俞插俞有感觉!到最後闾宁被父亲干的瘫软在哥哥的怀里。叉著双腿环著对方精壮的腰身!承受著一阵阵的侵袭!**里的骚水不知泄了多少回,终於在父亲最後十几下狠命的**下,泄了出来,两人一同达到**!

    闾亦楠刚从儿子的**中抽了出来,闾宁还没有松一口气,两条腿就被哥哥接去了。

    “来,让哥哥看看你的穴?有没有被爸爸操肿?”说完分开弟弟的双腿,认真的检查了起来,还时不时的用冰凉的手指拨弄两下,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!

    “啧啧!吐了好多骚水哦!骚花也被爸爸给操肿了!”**本来就很敏感,刚被父亲干完又被哥哥这麽大张著双腿评头论足,实在难为情得很!

    “哥哥~别~别看~啊~”

    “哼哼!操都被爸爸操过了,还不能看吗?”说完把对方的的腿掰开的更大了,就著父亲润滑的精液就将自己的**插了进去!

    **被接二连三的操弄,连休息的当都没有,就又被哥哥的大**给填满了,接著便不遗余力的**起来!

    闾佳实在是憋坏了,也不顾什麽技巧,更是顾不上对方的快感,便蛮干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