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2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日烂~呜呜~”

    父亲就这样一边操弄著自己的儿子,一边来到了客厅,由於另外几个儿子上学还没有回来,下人又被斥退了下去,所以客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男人一手拖住儿子的屁股,一手打开冰箱,拿出一瓶红酒,然後走到沙发上,让儿子骑在自己的身上,使其更深入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**!**热吗?花心被爸爸的宝贝插的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**好热~啊~花心被爸爸的大**来回**摩擦~啊~好热啊~啊~呜呜~好热~”

    “乖儿子!爸爸真就给你解热!好不好?”说完大**就从儿子的**里抽了出来。大**抽出来的时候,小**似乎恋恋不舍似的含著爸爸的巨根,特别是那被操弄的红肿不堪的大**,粘合在大**上,被拉出来些许骚水。

    “呜呜~爸爸~啊~啊~快点~呜呜~**想吃爸爸的大**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男人把儿子放到沙发上,分开儿子的两条腿,使其**暴露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被操弄了一个下午的**,已经完全到了合不拢嘴的地步,红豔豔的向两边大大的裂开,其中还一张一合的,勾引著父亲的再次插入。**正被爸爸干的起劲,突然被抽了出来,一股空虚感油然而生,闾宁受不了的用手拨开自己的大花唇,一根手指在里面插来插去。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插进来~啊~啊~插进来~干我的小**啊~啊~求爸爸插进来~啊~啊~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乖儿子!等一下爸爸就插你~不过在这之前,爸爸得给你解解热!”说完拿起桌上的那瓶红酒,打开木制酒塞,就把瓶口对著闾宁的**插了下去!

    红酒还是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,上面还泛著白色的水蒸气,闾宁的**里又是极其温暖的,所以,当冰凉的红酒倒进了那温热的地带,闾宁终於深刻的体会到了什麽叫做冰火两重天!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不要~啊~啊~呜呜~好冰~啊~啊~拿出其啊~啊~”

    男人并不予理会,一个劲的往儿子的小**里到红酒,还时不时的把酒瓶口往里面推了推,一边用酒瓶插著自己的儿子,一边往儿子的穴里倒酒。

    闾宁一开始极其排斥著冰凉的液体,可随著穴里液体越来越多,以及父亲**的速度越来越快,闾宁竟悲哀的感觉到,那**中升腾气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,火辣辣的,肚子虽然越来越涨,可居然还想要被到进去更多。

    “啊~啊~好涨~啊~爸爸~别到了~呜呜~好涨~呜呜~”

    男人摸了摸儿子凸起的小肚子,笑著说:“小母狗怀了爸爸的孩子,想不想给爸爸生只小狗宝宝,然後这小狗就从你下面这骚窟窿里爬出来!”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小母狗要~要给~呜呜~爸爸生只小狗~啊~啊~给爸爸生孩子~啊~啊~啊~好爽啊~啊~啊~爸爸~使劲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小**!看你骚的!”说完一手狠狠的按著儿子那隆起的小肚子,因为被大力的挤压,刚灌进去的红酒又被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~啊~别~呜呜~爸爸~啊~别压~啊~啊~啊~小母狗要生出来了~啊~啊~出来啊~狗崽子~啊~出来啊~呜呜~从**里爬出来了~啊~啊~啊~呜呜~啊~”

    “妈的!把**夹紧!再敢往外面流水!我把瓶子给你塞进去!”

    男人恐吓一声,果然,闾宁吓得把**夹的紧紧的,可还是有一点点流了出来、

    给儿子的**灌满红酒,男人便把瓶子扔到一边,用刚才的木质瓶塞把儿子的小**给赛上了,然後一手挤压著儿子的肚子,一手捏著儿子早已情动的小**。

    “呜呜~爸爸~啊~啊~啊~呜呜~别捏了~啊~下面又要流水了~呜呜~啊~啊~~啊~”

    “不喜欢被爸爸玩弄小**?可我看小浪乳早就红了,像被男人使劲的玩弄!还是,小**像被爸爸吸骚乳?”

    “呜呜~啊~啊~爸爸~舔我的小**啊~啊~求求你了~啊~啊~呜呜~用嘴吸~呜呜~舔儿子的小**~好痒痒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男人吸了一会儿儿子的**,便感觉时机成熟,伸手将木塞从**口拔掉,然後再红酒流出来之前,赶紧用嘴接住,将儿子**中的红酒吸到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冰凉的红酒被儿子的**捂了几分锺,喝到男人的嘴里,已经有些温热了,男人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全部都吸到自己的嘴里。

    **一被爸爸的口腔包裹,闾宁便有些受不了了,又往外流了好几股**,混合著红酒一起流到父亲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好棒啊~啊~啊~**要被爸爸吸干了~呜呜~要被爸爸的舌头日烂了~啊~啊~呜呜~怎麽办~啊~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男人将儿子**里的红酒和骚水吸干以後,还是用牙齿狠狠的舔咬儿子的肉穴,咬著那敏感的穴肉往前拉扯,或是用舌头抵到骚缝里,在骚逼里前後左右的打转,或是学著**的样子,里里外外的**!

    “小母狗!舒服吗?被爸爸用舌头日的舒服吗?啊?”

    “舒服~啊~啊~好舒服~爸爸~深一点~把伸进来~啊~啊~插我的花心~操儿子的**~啊~啊~好舒服啊~啊~深一点啊~啊~快~啊~”

    “操!小**!爸爸的舌头这麽短,让爸爸怎麽日到你的花心!来~乖儿子!爸爸用这个来给你止痒?”说著拿起刚才拿被抛掷一边的空酒瓶子在闾宁的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闾宁大惊,刚想阻止,爸爸已经把瓶口赛到了**里,酒瓶不似**,前面很狭小,可以轻轻松松的就插进儿子的的**中,可是越往後越粗,到最後,竟有两根成人的**那麽粗长,想完完全全的插进儿子的**中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啊~啊~爸爸~别~别~用那个插~啊~会插坏的~呜呜~啊~啊~”这时候,男人已经拿著酒瓶开始有规律的律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宝贝!我知道你吃不下这个酒瓶,爸爸也舍不得把我亲儿子的**给这个酒瓶干!但是好歹你也得吃下去一点嘛!”说完又大力的**起来。

    闾宁虽然不想要被一个酒瓶操弄,可是坚强的意志抵不过淫荡的体质,没被插多久,**就开始爆流**,意识也开始混浊不清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**!知道现在我用什麽插你的小骚逼吗?啊?说!”

    “呜呜~啊~酒瓶~啊~爸爸用酒瓶再插我的小骚逼~啊~啊~好棒~被酒瓶日坏了~啊~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妈的!这麽淫荡这麽骚!被酒瓶都能操得这麽爽,**流个没完,来,爸爸再奖赏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“啊~啊~好棒~啊~啊~再使劲一点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