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6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了?”王俊波喘著粗气问道,另外两人也不好受,狭小的肉穴还是属於少年的稚嫩,虽然被操弄过多次,可依然紧致如初,两根粗长的**挤在里面,连动都不能动,对於他们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来说,又怎不是一种煎熬!

    “穴儿难受~老师动一动~”

    闾宁的小声淫叫就像是小猫咪的叫声,真真的挠到了俩大男人的心窝子里去了,四只大手很有默契的一同揽著闾宁的纤腰,开始大力的撞击起来了!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啊~恩啊~哈~啊~啊~恩啊~啊~恩啊~棒~好棒~啊~快点啊~要~要死了~啊~”

    一室淫叫、暗香浮动。

    作家的话:大姨妈来了,可能是受凉了,疼得不正常。

    关於玩物世家的第一场h办公室奸情就告一段落了,晚上会贴一章《先发制人》

    具体安排,请移步会客室,亲们希望更新哪一篇,可以给我留言。

    新春贺文:淫荡一家人(父子兄弟**)

    闾宁回到家,天色已经微微暗了下来,自己不知道被学校的那两头禽兽玩弄了多久,中间好几次都被操弄的晕了过去,最後一次醒来,全身已经没有多少知觉,特别是下面的那两个地方,到最後麻木木的没有一丝快感。透过窗子,可以看见外面只有一丝光亮。可能还是门卫的老大爷点的灯火。

    站在辉煌华丽的别墅门前,一个单薄瘦小的身影徘徊不定,犹犹豫豫著要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从厨房中隐隐约约飘来饭菜的清香,橘黄色的灯氲,还有不时传来的一两声的嬉笑声,寻常百姓家一样的温馨。可如若真是那样就好了。

    从什麽时候开始变成如今这幅样子呢?父子兄弟**,闾宁不想去想,早些年,他还可以感觉到羞耻,因为一开始的的确确就是被几个哥哥引诱的,那时候,他还是个孩子,什麽都不懂,可一旦沈沦,就没有回头的余地。可现在呢?闾宁苦笑一声,他连感到羞耻的权利都没有,他的身体已经被调教的愈发淫荡,已经离不开男人的滋养。那种禁忌的快感,掺杂著肉欲的亲情,让他一再堕落下去,永无翻身之地。

    从小没有母亲,与几位哥哥感情甚好,甚至晚上睡觉都要搂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。可是从那天晚上之後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本是一个美好的仲夏之夜,躺在床上的闾宁却浑身燥热的难受,意识混浊不清,大口得喘著粗气,吐出来的气息萦绕在自己的脸颊上,烧的皮肤一阵阵的往外出火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双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腰身,闾宁直觉抓住了救命稻草,一个劲的往来人的手上蹭,希望得到更多的纾解。

    “宁宁,宁宁,快醒醒,你发烧了,脸上好烫哦!快起来吃点退烧药!”是小哥哥的声音,怎麽是小哥哥呢?明明,明明今天和二哥哥一起睡的呀,闾宁意识不清的想著,可此时这些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小哥哥吐出来的气息扑面而来,打在自己的脸上,身体更加灼热了,好像要化了一样!

    “小哥哥,啊~小哥哥~我难受~呜呜~好难受啊~”闾宁在床上扭动著身躯,不知道怎麽办才好。

    “我~我去给你拿药,你在这儿乖乖等著我哈~”小哥哥也急了,放开闾宁要去客厅拿药,手掌刚刚脱离闾宁的身体,闾宁便如陆地上的鱼儿一样扑腾起来,猛地抓住吕佳的手,央求道:“哥哥~小哥哥~别走~我~我不要吃药~好热~啊~小哥哥~啊~摸摸我~来摸摸我啊~”

    床边的身影果然一怔,便伏了下来,凑到闾宁的面前,不确定的问道:“宁宁,你刚才说什麽?你想要哥哥做什麽?”

    “想~想要哥哥~摸摸~”那时候,闾宁还小,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麽,也不知道在那样的夜晚,对对对方发出这样的邀请,是一件多麽危险的事情,他仅仅知道,哥哥修长的大手覆在自己的身上,可以缓解好多的燥热和难受。

    一瞬间,小哥哥闾佳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呼吸骤然气促起来,眯起著眼睛,如野狼一般眸子里闪著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本来还想在等你两年,谁知小**早就等不急了,向哥哥发出这麽淫荡的邀请。”闾佳呵呵的笑著,一双大手抚向了闾宁的额头,然後是眼睑、鼻骨、还有略显幼稚的嘴唇,接下来是脖颈,锁骨,当那双大手若有若无的扫过对方胸前那两颗还未成熟的果实,闾宁的身子明显一僵,然後又放松下来。可坏心的哥哥就是不去碰那敏感的乳首。

    “哥哥~小哥哥~啊~”闾宁带著鼻音不满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怎麽了,小荡妇?”闾佳明知故问,一件一件的去剥掉弟弟身上的衣服。凑到闾宁耳边用牙齿啃噬著那小小的敏感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哥哥~哥哥~”闾宁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细细的汗珠,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麽,可是每当哥哥那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自己的**的时候,浑身都会好舒服。

    闾佳用嘴吻著身下这幅充满奶香的身子,并不时的回应道:“哥哥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**好痒~摸摸它~啊~”

    “呵呵!宁宁这麽小就这麽浪,让小哥哥好好给你止止痒!”闾宁的**颜色还是那种淡淡的浅红色,小小的还没有豆粒大。可当闾佳的麽指按在上面的时候,却清晰的感触到了那坚硬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“啊~啊~哥哥~小哥哥~好舒服~”坚硬的小**被按著上下左右的揉搓,这处生涩的地带头一次被如此粗暴的对待,闾宁不由得扬起脖子挺起身子,将**更多的给与对方玩弄。

    “小**!这麽硬了!每天晚上都这麽揉一揉,不等两年,这**一定像个娘们一样又红又大!”

    “别~呜呜~小哥哥~别说了~呜呜~”闾宁埋首在哥哥的怀里,因被自己的哥哥说**像个女人而羞愤不已,可是被自己的亲生哥哥玩弄**,却从心底升腾出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麽骚还还不让别人说,岂不是暴殄天物?嗯?”黑暗中,闾佳挑眉,捏著闾宁的**网上一提,幼小的**被生生的一捏,然後狠狠的往上拉扯,被拉离**好几厘米。闾宁唔嚎一声,又疼又刺激,另一个被孤立的**好像受到了不平等的对待,叫嚣著狠狠的蹂躏。

    “呜呜~哥哥~小哥哥~好~疼~别拉了~呜呜~”

    “宁宁不喜欢哥哥这样玩弄你的**吗?把小小的**捏在麽指与食指之间,然後把这骚浪的**拉扯的高高的,虽然可能会疼,可是**会很刺激啊,有没有呢?还是宁宁的小浪乳喜欢更粗暴的对待呢?喜欢哥哥用长长的指甲掐**,把奶头掐破?”

    “呜呜~别说了~小哥哥~哥哥~好羞人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哦~我知道了!”闾佳意味深长的说,“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