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5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恩啊~啊~恩啊~戳到了~呜呜~好爽啊~使劲点~呜呜~啊~”

    这玉势还是王俊波在网上的情趣用品店里订制的,当初定做的时候,就是照著闾宁这菊穴的尺寸来的,大小粗长正合适,再加上这後面的菊穴一直在使用当中,松软程度可见一般,玉势毫不费力的就插到了菊穴的最深处。

    “**!告诉物理老师,你班主任刚才插到你哪儿了?”前面的严峻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心!插到骚心了!啊!啊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屁股上又用挨了王俊波的两个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妹!你哪个老师有教过你小屁眼里有花心了!”

    严峻在前面用手扯住闾宁的两片大**,使劲的往两边扯,大**次次顶到花心,打趣道:“宁宁,老师现在操的才是宁宁的小骚心呢!後面哪还有第二个骚心了?记住了没?”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啊~啊~啊~恩啊~记住了~恩啊~啊~啊~啊~前面的骚心只给豔老师一个人插!严老师啊~啊~啊~使劲插~插我的花心~啊~恩啊~啊~”

    严峻那英挺的脸上笑开了,下身更是大力的耸动起来。这下,後面的王俊波倒是不愿意了,泄愤似的将玉势推到了菊穴的里面,最後还不死心的有望里面投了投。

    “妈的**不让我操!严峻他一个人能满足得了你!小**就不想两根大**一块操你的小**?说!想不想被两根大**一起插?把**插到爆!”

    闾宁还记得爸爸和小舅一起插自己时候的感觉,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痛,可是插著插著没多久就升起一股难以言表的快感和前所未有的刺激,自己的小**坐在两根大**上,随著他们奋力的**,自己就像大海上随波逐流的一条小船,能做的也只有享受著这份美好。

    听到王俊波要和严老师一起插自己的**,闾宁联想都没想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恩啊~恩啊~哈恩~啊~啊~要~我要~我要两根大**~要两根大**一起插我~啊~快点~快点进来~啊~恩啊~啊~受不了了~啊~”

    一想到待会两根势均力敌的大**会一起插进来,搅拌自己的**,淫荡的**便受不了似的往外流了很多**。

    办公室奸情七(高h、**、18禁)

    一想到待会两根势均力敌的大**会一起插进来,搅拌自己的**,淫荡的**便受不了似的往外流了很多**。

    察觉到闾宁的一样,严峻一根手指顺著大**和**沿著骚壁插了进去,果然,**里已经湿的不行。

    严峻拧著眉头,一股前所未有的沮丧感油然而生,自己的这根将无数**操弄的欲仙欲死的巨无霸居然满足不了这贱货的**,怎能让他的自尊不受打击,心灵不受创伤,於是,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:

    “宁宁,老师一根大**当真还满足不了你吗?你真的想让我和往老师一起插你的**?”

    闾宁早就被操弄的晕头转向、不知东南西北,被严峻这麽一问,迅速果断的点头,嘴里诱人的淫叫著:“想~我想被~啊~恩啊~啊~啊~啊~恩啊~想被你们一起插~进来呀~啊~啊~老师~一起插我~我的~啊~**~快点啊~恩啊~”

    於是,严峻的心彻底的跌倒了谷底,凉透了,插在**中的大**也不见刚才的神勇,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察觉到**中的**有消瘦下去的趋势,闾宁大惊,连忙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著严峻,腹诽:怪不得这**插了半天的穴也不见泄精,原来,是那方面不行,想著,那怀疑的眼神慢慢的演变成了同情!

    严峻和闾宁两人之间小小的互动,恰巧一丝不拉的落到旁边王俊波的眼里,於是便上前虚伪的拍了拍老兄的肩膀,好心的解释道:

    “亲,这不怪你,实在是这**的**太厉害了!跟有特意功能似的!我也是没法子才叫上你,本想著让你的不倒金枪来好好整治整治这贪得无厌的**,谁知!唉!再接再厉吧!”

    “老师,我懂得!”闾宁迷离著那双**的双眼,适时的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什麽对男人来说才是最大的侮辱?!!

    就是被小受用同情的眼光看著自己疲软的小兄弟,说我懂得!被对手拍著肩膀说兄弟,再接再厉吧!你终究还是个男人,总有那麽一天会站起来的!

    如果今晚不重振雄风!岂不是要落下笑柄,在这两人面前永远抬不起头?

    严峻下面的那根巨无霸像是玉主人有了心灵感应,主人有难,岂能袖手旁观?在温暖的穴壁中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趋势!见机,严峻握住闾宁的纤腰便又开始新一轮的冲撞。

    “啊~啊~恩啊~怎麽~啊~回事~啊~轻点~痛呀~啊~”

    刚才还见疲软不行的趋势,怎麽这麽一会儿就如此男人呢?王俊波不解,不过,多少有些佩服严峻的自我调控能力,见对方在闾宁的穴中横冲直撞,自己岂能落了下风!从後面抱住闾宁的腰肢,双手探到另外两人的结合处。

    闾宁的下面早已被严峻的大**充溢的满满的,**更是被插的泥泞不堪,两片嘴一般的花唇被蹂躏的红肿不堪。

    王俊波手扯著那片大**,对严峻说:“老兄!让兄弟让点地方!我要进来了!”

    果然,严峻的大**适时的往里面挤了挤,用手勾起穴壁往外拉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闾宁眼见著那根和在自己穴中的大**不相上下的大**马上就要冲了进来,期待中不免有些後悔,就算自己的**恢复能力再好,被这麽两根粗长的大**插来插去的操弄一个下午,晚上肯定恢复不了原样,再加上爸爸几个人每天晚上检查的这麽仔细,就差拿著放大镜检查了!万一被那几个混蛋变态发现了,还不知道要用什麽手段来惩罚自己呢!

    “啊~啊~啊~啊~恩啊~啊~”

    “妈的!小**居然敢跑神!看我不操死你!”王俊波骂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大**已经全部插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疼~慢点啊~啊~恩啊~轻点~”

    **不是没有玩过双龙,在家里和爸爸哥哥们经常玩双龙,可是他们哪像这厮混蛋这般粗鲁!简直要把自己从中间撕裂开来!

    “慢点?呵呵!真的希望我们慢点?”严峻问道,像王俊波使了个颜色,两人便都通通不动了。

    肉穴里被两根粗长的**充溢的满满的,撕裂的疼痛慢慢的褪去,最後省腾出一种不安分的酥麻感,偏偏这时候两根粗长的**一动不动的静止在**中。

    “老师~老师~”闾宁难受的扭了扭臀部,秀气的面颊上沾染了些许粉色,细小的汗珠像是铺上了一层光泽,外面落日的余晖从窗子洒了下来,显得格外的美好。

    “怎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