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

凌洛夜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中,所以,笔杆和笔头**的,上面还带著白浊的淫液。

    王俊波拿著毛笔在对方眼前晃了晃,然後用毛笔头在**上写字,一笔一划的不知道在写什麽淫邪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宝贝,是毛笔呢!今年教师节学生送的礼物,上好的狼嚎!笔杆也有二十几厘米,平时都舍不得用,真没想到有一天还能有这用处!喜欢吗?喜不喜欢老师用毛笔插你的小骚洞?”

    闾宁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!

    他!那个混蛋竟然用蘸墨水的毛笔插自己的**!

    啊!那个多脏啊!

    “给我拿出来啊~啊~啊~恩啊~唔~啊~好~好了~别~别~”又是一声怒吼,当然,王俊波没给他机会让他吼出来,因为,在对方刚张开嘴的那一刻,又将手中的狼毫插进了他的**内。

    “啊!!!!!!!!!!!!!!!!!王俊波!你怎麽不去死!”

    “宝贝,我死了,你哪里去找我这麽大的**每天这麽锲而不舍的给你的小**止痒呀!”

    “呼哈~恩啊~臭不要脸的~啊~啊~停~停下来啊~恩啊~恩啊~”

    话说王俊波其实也是硬到不行,特别是看著小**在毛笔的**下,灵动的扭动著身躯,那小腰肉臀的,差一点就泄了!可他坚信一个举世无双的小攻是要把小受操到爆!自己必须理智!坚决不能泄!

    “宝贝,喜欢我横著插呢还是竖著插?”

    闾宁早已在泄了两回,浑身无力的躺在办公桌上,哪还有精力回答对方的话,只能在对方狠狠的**下跟著有节奏的摇摆著身子,嘴里模模糊糊的答道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王俊波一听随便,大喜,忙又问:“各种插?”

    “嗯啊~啊~呼~”闾宁用呻吟声代替了回答。

    王俊波更喜!连忙起身,从同事的办公桌上折下几多早上女朋友才送的新鲜的玫瑰花,复又折回来,跑到闾宁的两腿间,将玫瑰花小心翼翼的塞进对方的洞穴中。

    “啊~呜呜~疼啊~恩啊~啊~”

    玫瑰花不比毛笔之类的光滑笔直容易插进去,玫瑰花的枝干布满了细细的小刺,而且弯弯曲曲的实在不好操作。

    王建波一只手拨开闾宁腿间的那两片大**,一手将玫瑰花往里面赛,粗糙的花枝又硬又刺,刮弄著骚壁中的软肉又疼又爽,那种感觉实在是难以表达。只得乖乖的仰著头颅好好的享受罢了。

    一朵玫瑰终於赛了进去,这期间,刺激的闾宁又流了好几股**,也累的王建波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王建波看著对方腿间自己的杰作,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,自己不仅长得帅气逼人,而且心灵手巧,看!自己把这**打扮的多美!

    嫣然红润的两片大**被撑开到极致,中间的小嘴含著一朵娇豔的玫瑰,玫瑰的根部还藏著青涩的小刺,**从骚缝中徐徐流出,晶闪闪的流到花瓣上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想插几支玫瑰?”

    “混蛋!插你妈个头啊……啊~恩啊啊啊啊啊~~”

    “既然宝贝害羞不肯说,那就老师帮你决定喽!”说著的时候又提起两片大**,往里面塞进去了一根!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!宝贝的骚洞实在是太贪心了!竟然一连吞进去五朵玫瑰!”五多娇滴滴的玫瑰便全部插进了闾宁的**里。

    王俊波确实也到了极限,将闾宁翻过身来,让他撅著屁股狗爬式的跪在办公桌上,两腿大大打开,屁股高高翘起,露出屁股缝中间的小菊穴。

    属於少年的菊穴颜色浅淡粉红,皱褶还没有完全打开,可能是因为暴露在男人眼前不甚好意思,收缩臀部,菊穴也跟著一张一合,煞是可爱。

    王俊波扒开闾宁的那两片臀瓣,将中间的小屁眼更加清晰的显现在自己的眼前,伸出舌头在那粉红色的皱著上舔了舔,舌尖探进屁眼中,立即被收缩的屁眼夹紧!

    见状,王俊波抬起手臂朝著那白嫩的屁股瓣子就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小**!还说自己不想要!不想要这骚浪的屁眼竟夹著我的舌头不肯放开是什麽意思?啊?”

    闾宁也真真的是到了极限,前面的**被各种东西插来插去,就是没有插到重点上,爱面子的自己又不能求著对方来插自己?只有摇著屁股暗示对方!所以,在男人的舌头刚刚伸进来的时候,就再也忍不住了,立马收缩穴壁,夹紧男人的舌头,生怕下一秒会逃出去一般。

    作家的话:本来答应大家六号晚上更新的,可是因为实习的事情,上午考完试,下午就去市区找宾馆去了,到了晚上八点多才坐车回来,再加上这几天忙著复习,实在累倒不行,倒头就睡到今天十二点。於是下午拼命更新,码了两章,作为补偿,明天又要去单位看一下,估计又没有时间了,所以,现在得存明天的稿子。

    可是大家好像把我抛弃了喽,就仅仅几天没有码字而已!

    办公室奸情三(高h、**、18禁)

    闾宁也真真的是到了极限,前面的**被各种东西插来插去,就是没有插到重点上,爱面子的自己又不能求著对方来插自己?只有摇著屁股暗示对方!所以,在男人的舌头刚刚伸进来的时候,就再也忍不住了,立马收缩穴壁,夹紧男人的舌头,生怕下一秒会逃出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**,想不想被我舔?”

    闾宁满脸黑线,可是“被舔”确实是一个诱人的条件,在利益面前要学会取舍!

    “那~你就舔一下吧!”闾宁大发慈悲的说。

    “切!”王俊波最看不上闾宁这幅嘴脸,明明骚的要命,还整天没完没了的跟自己装圣母玛利亚!什麽玩意!老子不舔了!想让老子舔屁股的人排起对来能饶中国一圈!想著便大腿翘二腿的坐在一边对方母狗一般的在那儿发情。

    一秒、

    两秒、

    三秒、

    闾宁撅著屁股等了五秒,也不见对方来舔自己,终於忍不住了,回头看了对方一眼,这一看不要紧,肺都要气炸了!!!

    这混球!竟然坐在一旁看好戏似的看著自己!自己看他可怜,施舍给他这个千载难得的机会都不知道好好把握!要知道想舔自己屁股的人排起对来能饶地球两圈!我还稀罕你咋的!

    可是,

    可是屁眼真他妈的不争气,就这麽一会儿又往外面流**了!

    好痒~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肯定被对方往里面放什麽东西了,不然怎麽这麽痒痒呢?

    “想不想被我舔屁眼?舌头伸进骚洞里面,然後使劲搅拌?”

    “额==”

    “嗯?不想?那就算了!家里还有一大群嫩屁眼等著我呢!”

    “想!!!”

    这次闾宁连想也没有想,直接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想~想被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