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.

徐如笙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徐二夫人这么一闹,整个徐家都给惊动了,二老爷没想到徐二夫人这么拉的下脸来闹,气急败坏的跟在后头,大老爷和大夫人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来得最晚的是徐老夫人,她年纪大了,做了肩舆来的,皱着眉头呵斥徐二夫人:“你闹什么,广庭既然推辞了,便是觉得这门亲事有不妥当的地方,他整日在外头奔波劳累,你一个内宅的妇人见识难道比他还多?又是大过年的,你半夜三更的闹,说不定隔壁端王府都瞧着咱们的热闹,你还嫌不够丢人?”

    徐二夫人没了徐宗政镇着,如今是越发的辣气壮了,见徐老夫人呵斥她,撒泼似的坐到了地上,哭天抢地的:“有人做了亏心事不嫌丢人我还怕什么,我也不怕人瞧热闹,老天爷你睁睁眼,做侄儿的飞黄腾达了,就不把叔叔婶子放在眼里了,想干什么干什么,这还有没有天理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嗓门又大,又哭又喊的,整个朝晖堂被围得水泄不通,上上下下的小厮丫头都跟着看热闹,大夫人眼见着自己的儿子被徐二夫人指着鼻子骂,焉能不恼,先责骂了身边的紫云:“你是个死人,这大半夜的这么多人围在在这儿?一个个的都等着我揭了他的皮呢?”

    紫云赶忙认错,上前驱散看热闹的人,不多时,朝晖堂的人便散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大夫人这才上前道:“弟妹,有什么话好好说,你这么闹叫人看见成什么样子?要是传出去了,你瞧你这个泼辣劲,人家不得想着,做娘的都这样了,做女儿的能好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徐二夫人哭道:“你别变着法子骂人。你没有闺女,只两个庶女,又怕她们将来得意,不肯给她们找好亲事,又碍着我们若秋哪儿了,我们若秋可是嫡出!”

    大夫人气急了,指着二夫人,手直抖,陆宝菱一看不好,要是大夫人一巴掌打上去了。更是糟糕,赶忙上前搀住了大夫人:“母亲先别生气,二婶许是有些地方误会了。外头也冷,咱们先进去说话,祖母年纪大了,更禁不得风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赶忙上前扶了徐老夫人进了屋子,二老爷在后面狠狠瞪了二夫人一眼。

    陆宝菱又吩咐安菊和松月领着二夫人去洗脸。笑眯眯的上了茶,总算让刚才的硝烟味淡了一些,徐广庭这才解释道:“二叔二婶,若秋也是我的妹妹,若是真是一门好亲事,我怎么会推辞呢。只是程家是皇后的娘家,程皇后抚养皇长子,不就是为了巩固自己娘家的富贵吗?程家越是这样。越让皇上猜忌,二婶不知道,二叔却明白,自古以外,外戚都处于十分危险的地位。近不得远不得,一不小心便会遭到猜忌。满门抄斩的也有,您忍心让若秋置于这样的境地么?”

    二老爷连连点头,二夫人却依旧不忿,怒道:“你别打量着我不知道瞒我,皇后既然能抚养大皇子,那么定是十分得皇上看重,只要皇后在一日,皇上就不能把程家如何,好好地富贵你们不要,也不许我们要?”

    大夫人实在是无法忍受了,好声好气的和她分析利弊,还是这么固执,富贵富贵,难道富贵比人命还重要。

    她冷笑道:“富贵?要不是广庭,只怕今天的富贵你们也捞不到,更不要妄想着攀高枝了,如今你们住在这样的府邸里头,吃好的,穿好的,外头的人奉承你们,这都是谁挣来的?是广庭!如今别说广庭推辞了这门婚事是情有可原,就是广庭全权做主了也是应当的,你们急什么,你们有什么资格来质问,这眼下的富贵哪一分哪一毫是你们挣下的?不过是看在娘的面子上收留你们罢了,还张狂起来了,当初是谁见迟迟没有封赏就闹着要分家,是谁知道我们广庭封了侯爷又死活的贴上来?别叫我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陆宝菱暗暗着急,大夫人这不是火上浇油吗?再看二夫人的脸色,果真已经黑了,就是二老爷面子上也不大好看,讪讪的。

    大老爷斥责大夫人:“你怎么说这话?二弟二弟妹都是自家人,住在一起本就是应当的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冷笑:“是不是应当的大家心里清楚,我是为着我儿子才再三的忍让,如今怎么能白白受这个气。”

    “住嘴!”大老爷不禁出口呵斥,又向二老爷二夫人赔不是:“二弟,弟妹,你嫂子就是这样心直口快的性子,你们可千万别往心里去,咱们徐家子嗣少,父亲一直告诫我们要兄友弟恭,全家人和和气气的才能昌盛不倒,广庭把这婚事推了二弟也在场的,你瞧当时的形势,若是广庭答应了,那定国公也是一副不乐意的样子,就算勉强接受了赐婚,若秋嫁过去了,怎么过日子咱们就不好插手了,与其到时候叫若秋受苦,还不如一开始不淌这个浑水。”

    徐二老爷也不是张扬跋扈不讲理的人,叹气道:“大哥说的话我如何不知道,若秋也老大不小了,若秋的娘心里也着急着呢,这才口不择言,大哥大嫂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笑道:“怎么会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却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徐广庭诚恳道:“二叔二婶,你们放心,若秋的婚事就包在我身上了,我一定给她找一个如意郎君。”

    陆宝菱也笑道:“是啊,说起来,那个程怀玉也不是十全十美的,又是未来的定国公,将来三妻四妾的,咱们也说不上话,倒不如另外找一个身家清白,品行又好,又知道上进的,咱们家帮持着些,将来飞黄腾达了,小夫妻关起门来过日子才算是真正的好呢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的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些,徐老夫人也道: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这事老二媳妇太急躁了,广庭虽说推了亲事没和你商量,可你也不能这么大半夜的上门来闹啊,这是看着你是亲婶子,要不然只怕你连门也进不来。”

    二夫人嘴张了张,到底没说话,被徐老夫人给劝走了。

    大夫人虽然不服气,可碍于大老爷在旁边,也不好说话,只得气冲冲的走了,徐广庭说要送徐老夫人回去,徐老夫人却道:“叫你爹送我回去就成了,你们累了一天了,好好歇歇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也这么说,亲自把徐老夫人送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徐老夫人遣退了丫头,道:“老大过来,我和你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一愣,应了一声,亲自去关了门,坐在徐老夫人下首,徐老夫人却扑簌扑簌的落下泪来,大老爷慌了,忙道:“娘有什么不高兴的只管吩咐儿子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却道:“我就是憋屈的慌,自从你爹去了,她就这么闹,之前闹着分家,前阵子又为了小厨房的事闹,如今又这样骂到广庭脸上去,广庭可是皇上封的侯爷,被自己的婶子指着鼻子骂,传出去不定怎么被人笑话呢,一家都围着她一个人,又是求又是劝,你没看见宝菱的脸色,这叫广庭在宝菱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知道徐老夫人说的是谁,不由得叹了口气:“娘也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人,广庭毕竟是晚辈,忍让一步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道:“忍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就她这样闹,你们不管,越发的纵容了她,叫她觉得有恃无恐,当初老二是庶子,又比你小不了几岁,我挑了大儿媳妇,你爹却怕我不好好给老二相看,自己做主把老二媳妇给定下来了,谁知道,竟是这样的货色,年轻时候善妒,自己生不出儿子,也不叫别人生,广宣广容前头有两个兄弟都没保住,这都是谁做的孽?是我看实在不行了,就把亲家母找来说了,这才有了广宣广容,我也不求别的,不指望着她给这个家光宗耀祖,只要她安安安分分的就罢了,谁知道……唉,我可真后悔啊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弟媳妇,大老爷有些话也不好说,徐老夫人叹了一口气,道:“我只盼着我死了,你们能早点分家,也能过得安生些。”

    大老爷慌的跪在地上:“娘,您可千万别这么想,儿子还没尽孝呢,广庭的嫡长子还没生呢,您好歹要看着重孙子娶媳妇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徐老夫人老泪纵横,喃喃道:“我活着也不过是给你们祈求平安罢了。”

    闹了这么一场,徐广庭和陆宝菱都有些睡不着,躺在床上各自长吁短叹,唉声叹气,徐广庭道:“要不先把若秋的婚事给定下来吧,也免得二婶整日的吵闹,你留些心,看看有没有家庭简单些,人品好的年轻子弟。”

    陆宝菱道:“得了,我可不敢揽这门亲事,到时候二婶挑三拣四的看不中,白得罪人不算,就算看中了,就聘礼和嫁妆一项,又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笑话来,我可不愿意丢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徐广庭哀声道:“那还能怎么办?好娘子,就当是为了我,早点把这个事办了吧。”

    ps:

    第一更。